外卖小哥注意啦!“用工身份”不同,受伤待遇差别大

10月11日下午3:40左右,张凤兰与旅行中结识的68岁大姐李敏生从河南新乡一同登上回京的t22次列车。晚7:00左右,列车即将抵达石家庄,张凤兰发现躺在铺位上的李敏生脸色苍白、手脚冰凉且浑身颤抖,叫

天气变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多的人用手指点外卖。外卖兄弟每天旅行时必须注意安全。然而,在发生事故时,由于不同的“就业状况”,待遇可能有很大不同。

海淀法院最近对两起类似案件做出了不同的判决,提醒外卖兄弟了解他与公司的雇佣关系。

案例一:确认劳动关系外出兄弟受伤,享受工伤待遇

为了享受工伤待遇,小王提起劳动仲裁和诉讼,以确认他在送餐过程中受伤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认定,小王的公司是一家为餐饮企业提供食品配送服务的企业。商业模式是公司与各餐厅签订协议,指定食品配送人员留在餐厅为餐厅提供配送服务。

经过调查,小王于去年5月18日加入该公司,担任送餐员。双方签订雇佣协议,规定“员工应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公司规定的任务和工作量,实行计件工资,报酬包括公司为员工提供的社会保险费等附加福利”。

在他任职期间,小王准备了自己的交通工具,公司为他提供工作服和外卖盒。根据公司的要求,小王应该在上午9点左右等发货单,完成发货服务后回到餐厅等下一个发货单,一直工作到上午17点。

法院确认,双方属于劳动关系,小王应享受工伤待遇。

案例2:外卖法院找到兼职工作

魏京生在送餐期间也遭遇了交通事故,导致胫骨干骨折和腓骨骨折。为了让公司负责,他起诉要求确认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但最终败诉。

这是为什么?

法院发现被告公司是一款外卖应用的开发商、所有者和运营商,该应用被描述为“兼职赚钱的艺术品”。牟伟下载了这个应用程序后,他检查并同意了平台用户协议,成为了一名交付者。平台用户协议规定,双方是商业合作而不是劳动关系。

从那以后,魏京生购买了电动汽车、餐盒和带有站台名称的背心。

公司对伟的分销工具、在线登录区域、每日和每月在线时间等没有要求。,而且没有现场管理。

该公司的代理人在法庭上表示,该公司将向餐厅收取平台使用费,然后根据餐厅的地理位置将订单推给该地区的食品配送人员。食品运送人员会自己“抢订单”。在“抢订单”成功且配送完成后,食品配送人员可以获得餐厅向公司支付的全部配送费用。为了确保送货员的安全,送货员在每天拿到第一份订单时必须支付3元的商业保险费。

魏说,他没有提出商业保险索赔,因为他认为程序复杂,金额很低。

最后,法院认为双方之间没有劳动关系,驳回了魏的主张。

法官声明:是否认定劳动关系主要取决于“下属”

如今,许多外卖公司不与送餐工人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或者利用劳动关系和派遣工人来欺骗他人。这样,一旦食品运送工人发生事故,公司就可以推卸责任。

对此,海淀法院法官蔡晓介绍说,确认送货员与送货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主要取决于双方是否有“从属关系”。下属是劳动关系的本质特征,不同于劳动服务、合作和调解等民事法律关系。劳动关系中劳动者与雇主之间的隶属关系主要体现在“人格从属”、“经济从属”和“组织从属”上。

“简单的理解意味着‘自由’。”法官说,小王在第一种情况下比在第二种情况下更“不自由”:小王必须遵守出勤纪律,必须每天按要求值班,并且必须按照指示完成分配的任务。他的收入来自公司的固定月薪。这种“非自由”是劳动关系中“从属”的直接表现。

魏京生有权决定是“工作”还是“休息”,以及“工作时间”的具体长度。他的收入完全取决于他是否能拿到账单,而且他有很强的劳动自主权。

法官认为,互联网因素的介入促进了个人以劳动服务、就业和合同等多种形式灵活方便地参与社会经济。然而,这种"流动性"和"灵活性"不应成为剥夺运送者基本权利的借口,相关部门应关注和考虑对运送者权益的保护。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

作者:高建

监督人:王宁江、陈艳

编辑:王海平

流程编辑:吴越

快三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网上投注 浙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