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危机之下,亚马逊宣布消费者业务不再使用其数据库

jeff barr表示,此举将使得亚马逊的数据库成本降低60%以上,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延迟将减少40%,切换到托管服务的数据库管理开销将减少70%。然而,由于甲骨文在企业级市场数据库地位稳固,其产品

新京报(记者陈良)美国时间10月15日,亚马逊(Nasdaq:AMzn)AWS福音传道者杰夫·巴尔(jeff barr)发布博客称,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关闭了最终的甲骨文(nyse:orcl)数据库,迁移了存储在近7500个甲骨文数据库中的75pb (1万亿字节)数据,包括复杂的采购、目录管理、订单执行、会计和视频流。

杰夫·巴尔(Jeff barr)表示,此举将使亚马逊的数据库成本降低60%以上,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的延迟降低40%,转向托管服务的数据库管理成本降低70%。这一大迁移将允许亚马逊的内部团队自由选择适合他们需求的aws数据库产品。

早些时候,亚马逊首席技术官沃纳·沃格尔(werner vogels)表示,他在亚马逊最开心的一天是公司关闭了最大的甲骨文数据库。

受上述消息影响,甲骨文股价在交易日大幅波动,收盘时下跌0.19%,盘后交易继续下跌。

甲骨文成立于1977年,从数据库管理开始,向企业销售软件,并与微软、salesforce等公司竞争。2014年,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宣布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成为首席技术官,负责产品研发和战略制定,以推动公司向云计算转型,这导致了公司非同寻常的管理结构。

自从亚马逊将甲骨文推向云计算转型之路以来,两家公司的高管经常公开指责对方。然而,尽管亚马逊多年来在云市场份额方面一直领先甲骨文,但它不得不承认,它仍然是甲骨文的客户。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亚马逊一直在交易、计费和金融领域使用甲骨文产品。

大约九年前,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开始主张公司移除甲骨文产品。然而,由于甲骨文在企业市场数据库中的稳固地位,其产品能力导致了持续数年的艰难迁移过程。

杰夫·巴尔(Jeff barr)在上述博客中表示,多年来,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花了大量时间管理和扩展数千个旧的甲骨文数据库,而数据库管理员无法专注于高价值的差异化工作。随着aws引入数据迁移工具,它逐渐完成了这一迁移工作。

迄今为止,甲骨文官员尚未对此事发表评论。

事实上,在中国,阿里巴巴从2009年开始实施“去ioe”战略,即在it部署中摆脱对ibm小型计算机、oracle数据库和emc存储的过度依赖。早在2013年7月,阿里巴巴就宣布淘宝最重要的广告系统中使用的甲骨文数据离线,这也是淘宝上最后一个甲骨文数据库。

甲骨文宣布新一轮全球裁员后,它再次加剧了行业对其数据库产品的担忧。5月10日,ariyun数据库产品总监曹伟在社交网络上表示,ariyun提供一键式数据库迁移服务。如果(用户)现在想要迁移,尤其是甲骨文用户,ariyun团队将处于待命状态。曹伟领导了polardb的研发,polar db是阿里云在2018年商业化的云主数据库。

北京时间9月12日美国股市开盘后,甲骨文披露其联合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hurd)将请病假。与此同时,甲骨文的联合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斯和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将接替马克·赫德。同时,甲骨文比预期提前一天发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并宣布计划回购另外150亿美元的股票。

尽管第一季度通常是甲骨文的淡季销售,但webush分析师史蒂夫·柯尼希(steve koenig)表示,投资者对最新结果感到失望,并预计甲骨文的数据库业务会有所改善。财务结果显示,公司总收入为92.1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净利润21.37亿美元,同比下降6%。

然而,仍有投资者和研究机构对甲骨文的未来持乐观态度,认为只要甲骨文增加研发投资并采取积极策略,甲骨文将有几个竞争优势来帮助其获得云计算市场的份额。

甲骨文副总裁兼大中华区云平台事业部总经理吴承阳曾表示,基础设施过去是标准化服务,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定制服务。甲骨文在软件和平台上的积累将反馈给基础设施,市场尚未完全消化。

在上一次电话会议中,拉里·埃里森任命了几个大客户来选择甲骨文,而不是他们的云服务竞争对手。与此同时,甲骨文将其股票回购扩大至150亿美元,并宣布每股股息为0.24美元。

新京报记者陈良

编辑王宇校对卓伟

pk10两期必中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下注